互联网大厂的区块链实践:技术自主与生态法则

2020-03-03 09:06:38 煊凌网络 5

随着区块链成为主流,国家队以及正规军陆续入场。在此之中,BATJ等互联网大厂由于坐拥技术和生态,成为了区块链赛道上的重要力量。

相比原生类的区块链技术公司,互联网大厂的区块链实践具有先天优势——其庞大体系内涉及溯源、金融、版权等诸多适“链”场景,丰富的业务条线和自有生态,成为技术孵化和快速迭代的试验田。

与此同时,挑战也同样鲜明:如何真正让去中心化的技术爆发应有价值,推动更开阔产业转型,亦是互联网大厂对自身中心化基因的革新。

作为互联网大厂区块链业务中底层技术“开源”的第一家,京东数科在自主可控技术的探索上初露野心。

互联网大厂的区块链法则究竟是什么? 京东数科区块链业务负责人翟欣磊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技术自主可控的前提下,将区块链业务定位为京东数科和产业创新的连接器,首先在京东生态上确立区块链的主航道,在效果验证明确后,再陆续走向生态之外。

区块链

技术追求自主可控

《中国经营报》:现在区块链赛道上的公司很多,大厂入局区块链有什么特点?如何判断一家机构区块链技术实力,有没有一些科学指标,是看系统性能、还是要看专利数量、或是落地场景?

翟欣磊:判断一家企业区块链业务水平,第一是要有自主可控的技术;第二是有真正的应用规模,第三,要与原有的资源禀赋融合。比如京东数科,我们更擅长做供应链管理和数字金融,因此就会重点投入。

在京东数科做技术,定位从来不是单独做技术平台,因为没有应用接入的技术无法验证其价值。区块链与产业融合,每一家企业都会从自己优势出发。京东擅长做供应链管理,因此在做这项技术之初,就选择了溯源场景。

在溯源场景的支持下,我们技术路线也有差异化的主张。

智臻链区块链底层引擎JD Chain于2019年3月开源,技术完全自主可控,十几万行原生代码都是团队一点一点垒出来的,同时根据开发者的反馈和应用需求,不断地优化迭代。JD Chain的核心理念是底层引擎灵活、可插拔、强安全和隐私保护,目前JD Chain已突破单链每秒2万笔交易的吞吐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也一直保持对国际流行开源技术和社区不间断的关注,并持续做Fabric的性能优化和国密改造,对Fabric性能优化已达到每秒5000以上的吞吐量,且仍在改进提高中。

中间层,我们部署了一个智臻链BaaS组网平台,平台通过易用化、可视化的浏览界面来引导帮助企业级客户组建联盟链网络。这缘于我们在推广区块链技术应用时发现,区块链网络的部署是横在企业面前的第一道障碍。企业想组建一个联盟链网络大概需要花去两个月时间。而智臻链BaaS的使用,则可以让区块链联盟网络的部署组建过程缩短至两天就可以完成。

在应用层,目前参与的场景包括供应链追溯、数字存证、金融科技、监管科技、C端创新几个方向,更多规模化的商业应用探索还有待时日。

《中国经营报》:在这些应用场景里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优势明显吗?我们现在经常听到的区块链的优势比如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等,但类似技术特性其实在一些场景早就有应用了,比如说盖了时间戳的数据库技术就可以实现溯源、数据签名就可以解决不可篡改,你怎么看技术的适配性问题?

翟欣磊:我们选择溯源这个场景,并非它一定要用区块链,没有区块链也可以做防伪和溯源,这个行业已经存在了一二十年。但是,区块链做溯源之后,可以对数据做增信,解决的是供应链链条上离散主体的数据可信链接问题,可以将商品从生产、加工、检测、通关、仓储、物流、销售、配送等环节串联,并通过一物一码的形式展现到消费者面前。

此外,场景的选择也是对技术的一种投资。可以理解为用京东自有场景和海量数据,孵化和投资区块链技术。从数据看,截至2019年12月底,智臻链防伪追溯平台已有超13亿追溯数据落链,800余合作品牌商,7万以上入驻商品,超650万次售后用户访问查询。品牌商伙伴如此大量数据往里写入,反向要求京东数科区块链的底层必须健壮,有了这样实际应用场景的校验过程,我们才有自信做企业级的区块链服务。

《中国经营报》:你们选择进入场景的原则是什么?

翟欣磊:区块链的产业应用场景需要充分数字化,一个行业如果没有做到数字化,其实完全不用考虑区块链,一味信息上链,容易适得其反。联盟链部署的成本较高,应考虑换回的价值能否比多方记账的价值更大。

在选择场景上主要看三方面:第一,场景里有多个主体,主体相对平等、分散。如果主体中有一个中心,并有很大的话语权,上链就没有太大的意义。第二,需要低成本的信任,就是主体与主体之间信息和价值流动较困难,需要在一个可信的数字世界中轻松地进行数据交换。第三,整个交易链条环节多、周期比较长,用区块链可以提升信息交互和核验效率。

区块链

在生态中确定区块链主航道

《中国经营报》:和原生区块链公司相比,合作方是更看重大厂光环还是更信赖你们的技术实力?

翟欣磊:原生公司因为以区块链为主业,不会过多考虑原有的生态资源禀赋问题,可能什么样的场景都会去接。我们希望把区块链做成京东数科和产业创新的连接器,做出自主可控的技术,在京东原有生态上去确立区块链的主航道。

很多客户希望将自身的生态和京东的生态建立一个连接。例如,2019年合作的一家酒类品牌,希望建一套防伪联盟链,选择京东数科的区块链技术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自己这套防伪体系可以和京东的酒类零售生态去更好地对接,其内部的防伪数据可以有选择性地经过京东零售供应链里,然后触达消费者。

再比如大资管部门最近的一些金融客户,他们用京东区块链技术的原因是可以通过这套系统更好地连接到甲方,区块链技术可以让他们很自然地走在一起,成为一种建立连接的方式。

《中国经营报》:目前区块链在一些场景提供的价值能否量化? 客户比较喜欢什么样的服务付费?

翟欣磊:区块链的产业化应用还在初期,没有定义出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常见的收入模式大多还是售卖技术平台,此外是政务民生数据的共享,这两类是当下产业结合中买方比较乐于付费的方向。

我们内部对商业模式的初步尝试是把区块链技术做SaaS化,输出标准化服务,帮场景方更低成本地使用区块链应用。第二种是输出底层技术平台,这个技术平台可以独立安装,也可以在京东云租用。此外,也正在探索在金融业务上做一些创新。

我们更多看重区块链技术对京东整个产业服务的协同和连接的能力,看整体创造的价值和社会收益有多大。京东数科做任何技术,都不是孤立去做,更倾向把技术连在一起,提供一个整体的产业方案。

《中国经营报》:所以京东数科更倾向区块链技术和原有生态的协同? 未来会重点走出生态吗?有观点认为互联网巨头业务发展是典型的中心化逻辑,和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技术特征天然是排斥的,你怎么看?

翟欣磊:产业初级阶段,如果把京东数科的区块链业务比作滚雪球,雪球最内核的可能是和京东在过去的零售、物流和金融的业态中,合作较为紧密的伙伴,起初我们一起做联合创新,他们是我们启动阶段的推手。

京东数科区块链的技术底层是不设限的,任何领域有需要都可以积极提供,但是对于应用层,我们要看自己是不是擅长做这个领域,是否有充分和深度的场景认知。

互联网企业发展区块链与技术本身去中心化的特征并不冲突。一方面,作为区块链这样的基础设施提供商,只是技术的提供方,实际的业务参与可以完全没有我们的参与。而技术是否可信,有专业机构对于功能等方面的评测报告认证;同时,通过开源区块链底层,任何人都可以去验证我们的技术。

另一方面,即使作为联盟链的其中一个节点,再中心化的主体,在区块链中,也需要遵循区块链的身份认证、共识协议等规则,其在业务场景中发挥的角色权限也都需要得到其余联盟主体的审核通过。

区块链是产业的连接器,我们的心态是共建、开放地与各界伙伴建立合作。

《中国经营报》:区块链团队有KPI吗? 这对你们发展路线具体有什么影响?

翟欣磊:我们应该是区块链业务中为数不多的有具体KPI的团队,总体来看,也仍然躲不过技术发展前期都是巨量投入的常态。

京东数科区块链团队目前70%是研发人员,KPI的影响上更多是在应用层,会比较有商业运营导向地谨慎论证市场价值,不会盲目投资源。比如区块链版权保护项目,是京东数科联合京东零售、京东云三个业务板块合作,研讨就用了两个月。有一些业务我们会开放给合作伙伴去做,商业价值比较清晰,会在一两年产生收益的,我们会重点投入。但目前没有大规模地扩张我们的商业(BD)人员。我们的定位还是专注在产业区块链,去承接真正能把区块链价值用起来的案例。


电话咨询
产品服务
最新资讯
分享到:新浪微博百度贴吧豆瓣网人民微博有道云笔记